论文
潘黎萍:现代测谎技术让说谎无处可遁

潘黎萍:现代测谎技术让说谎无处可遁

 
从谎言诞生之日起,人们就在思考如何测谎。据考证,测谎术诞生于公元前900年,从迷信残忍的沸水法到圣猴法,再到初步涉及说谎者生理反应的嚼米法,测谎手段随着人类文明技术的发展而不断进步。从意大利犯罪学家、实证主义犯罪学派创始人和代表人物龙布罗梭在1895年第一次真正将测谎仪(他研制的“水力脉搏记录仪”)用于侦查犯罪,测谎技术迄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科技的进步,不断赋予测谎仪以科学的内容和先进的技术。莎朗·斯通在电影《本能》中所扮演的角色凯瑟琳凭借其过人的智慧和反测谎手段骗过了当时的测谎仪,但她能否骗过现在更先进的测谎仪?
多导测谎仪使用较普遍
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说谎所引起的心理过程比说真话所引起的心理过程要复杂得多。说真话通常只涉及知觉和记忆,但说谎却会引起个体内心的心理冲突,同时大脑会动用更多的认知资源对说谎的后果进行利弊分析,涉及动机、冲突心理、决策等多种心理活动。这样复杂的心理过程,必然决定了测谎技术要涉及心理学、医学和计算机科学等学科,它是探究个体内心隐瞒意图和状态的一门科学。
目前普遍使用的测谎仪是多导测谎仪(ploygraph),它主要是借助一定的物理技术,来判断受试者是否在撒谎。其工作原理是:谎言会使个体不可避免地产生一定的心理压力,从而引起由人体植物神经系统所控制的生理反应,如呼吸节律、血压、心率、皮肤电反应等生理指标的变化。因此,谎言本身并不是测谎的对象,测谎要测的其实是个体在说谎,或是要隐瞒事实真相时所引起的心理和生理指标的变化。当受试者在回答事先编好的涉及案件事实或与案件无关的问题时(在审讯罪犯中常用的测谎程序是准绳问题检测(control question technique CQT)和犯罪知识检测(guilty knowledge testGKT)),多导测谎仪将同步记录其心理和生理指标的变化,随后通过计算机对其反应峰值数据进行分析,再根据与受试者谎言内容的关联来判断其是否说谎。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杨承勋教授曾说:“实际上测谎仪的作用就是排除无辜,它的任务就是采集记录人体的生理数据。”但是,如果受试者心理强大,智力非凡,能控制自己的心理和生理过程,故意干扰测试,那将难以保证多导测谎仪的结果,而出现误报、漏报。《本能》中的测谎仪很有可能是多导测谎仪,而凯瑟琳正是反测谎高手,她通过各种小动作来改变其认知状态,如咬舌、压脚和药物等,或是在进行测谎的同时进行另一项任务,从而成功地欺骗了测谎仪。
ERP测谎可即时观察大脑脑电活动
鉴于多导测谎仪会因为如上所述一些小动作而使得自主反应无效,再加上目前我们尚未透彻了解情绪与生理反应间的关系,许多专家都质疑多导测谎仪的信度和效度,主张其结果仅可作为参考。各方专家学者也在不懈努力,寻找更为准确的测谎方法。
研究发现,人在说谎时,脑电波会随之发生一些说谎者无法控制的变化。这就是“脑事件相关电位”,它精细地记录了每一毫秒脑波的变化。于是,继肉眼观察法测谎(如嚼米法)和基于单纯测量外周效应器反应的多导测谎仪之后,直接记录脑电变化的ERPEvent-related potentials,事件相关电位)测谎成为“第三代测谎技术”。
P300ERP测谎中所使用的主要脑电成分,属于ERP的晚成分。它是出现在刺激发生后300ms左右的正波,可以在Oddball实验模式下被观察到。P300是一种与心理因素相关的内源性成分,在刺激出现后的300ms1000ms达到峰值,潜伏期与任务难度成正比,波幅却随着偏差刺激频率的降低而增强,并在一定程度上与受试者所投入的心理资源量成正比。
N400是事件相关电位中反映语言加工的脑电成分。现有实验室的研究发现,以P300为指标进行分析,无罪但知晓者更易于被认为有罪,而以N400为指标分析,无罪但知晓者可被认为无罪。这是因为欺骗比诚实的N400更为负相,受试者在测试过程中将无法推脱或掩盖自己的亲身经历。
此外,CNV也是测谎的一个脑电指标。它是一种负向漂移慢波,产生于两个刺激间隔之间,集中反映了一些潜在的认知加工功能。CNV的波幅与受试者的诚实或欺骗反应有关,而与刺激属性无关,正好与P300相反。
P300为主要脑电指标所进行的测谎已经从实验室走向了实践运用。而撒谎与N400CNVMMN(失匹配负波)还处于实验室研究阶段,需要更深入细致的研究来确证其测谎的信度和效度。
如果《本能》放在现在拍摄,或许就不会有凯瑟琳骗过测谎仪的那一段。毕竟脑电波是受试者无法自主控制的,除非受试者采用不配合测试的方式,如过多的眨眼、颈部过分僵硬等来形成伪迹。
fMRI测谎可记录说谎时的脑区激活情况
虽然ERP测谎具有诸多优势,但其空间定位功能却较功能磁共振成像(f MRI)测谎要差,它无法准确记录哪些脑区结构在撒谎过程中发生了变化。
f MRI测谎主要是通过观察脑区中含氧血红蛋白的变化来实现的。脑区中含氧血红蛋白的含量会随着脑区的激活程度而增加,从而被检测出来。换言之,当个体在进行某一项心理活动时,f MRI能测出大脑中哪些脑区被激活了。这让我们可以看到自己的思维过程。
谎言比真话需要动用更多的认知资源,涉及更多的脑区。研究表明,说真话时,只涉及四个脑区;而说谎时,则涉及七个脑区。二者参与的脑区也不尽相同。研究证实,大脑额叶、部分颞叶和扣带回在说真话时比较活跃。而冲突控制和反应抑制是欺骗过程中主要的认知活动,势必会激活具有高级认知功能的前额叶皮层和前扣带回。此外,内侧下部、前中央区、海马回、颞中部区、颞部边缘区等脑区在说谎时也比较活跃。
虽然f MRI记录的是谎言发生后脑区含氧血红蛋白含量的变化,但其对脑区的定位无疑为测谎提供了更好的技术支持。ERP测谎能做到与谎言在时间上同步,可以即时观察大脑的脑电活动,而f MRI测谎能直接观察脑区的功能变化,两者的结合无疑会让谎言无处可遁。
(作者单位:杭州师范大学法律实证研究中心)

测试仪

测试仪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9月30日第507期  作者:潘黎萍